绵竹信息网
体育
当前位置:首页 > 体育

本钢北钢重组怪胎实为辽宁为鞍钢重组铺路

发布时间:2019-11-22 18:37:17 编辑:笔名

本钢北钢重组“怪胎”实为辽宁为鞍钢重组铺路

7月8日,本报从本钢获悉,本钢、北钢正在对两家公司的采购、销售渠道进行整合,“整合速度很快”。

虽然重组已成定局,但据本钢内部管理人士透露,辽宁省政府是本钢、北钢火速重组的幕后推手。从市场化角度出发,本钢并不想接手“负债很高”的北钢。

本钢一位高层甚至在私底下抱怨,本钢重组北钢后成立的新公司“是一个怪胎”。

辽宁省急着将北钢嫁给本钢,可谓用心良苦。一位接近辽宁省政府的知情人士表示,省政府对本钢和北钢进行“拉郎配”,一方面是北钢90%以上的高炉面临淘汰,另一方面,有利于辽宁省在鞍钢重组本钢时获得更大利益。

北钢债台高筑

重组之前,北钢已债台高筑。

“北钢目前有200多亿元负债,其中大部分是银行贷款。”上述本钢内部人士说,“北钢先后按当地政府要求重组了钢管、曲轴、重型、化肥等破产企业,安置了大量职工就业,偿还了原企业拖欠的巨额债务。”

来自北钢官方站上的信息显示,北钢集团是“集本溪北营钢铁(集团)股份有限公司、辽宁北方煤化工(集团)股份有限公司、本溪北方机械重汽有限公司、本溪北台铸管股份有限公司等为一体的企业集团”,年产能1000万吨,以生产建材为主。2009年,该集团营业收入490亿元,位列辽宁百强企业第六位。

虽然当下负债累累,但北钢也曾经风光过。

上世纪八、九十年代,北钢只是一个小型企业,年产能不到200万吨。到了90年代末,北钢开始扩张,在短短两三年里,资产规模就膨胀至辽宁省前几名。

但快速扩张却给北钢埋下了隐患。

钢铁业专家许中波告诉,由于扩张速度很快,北钢股权结构非常复杂,负债也非常高。“建龙钢铁原来和北钢商谈过重组,但北钢太复杂,建龙集团董事长)张志祥知难而退了。”

除了负债率极高,北钢还面临淘汰落后的巨大压力。

据本报了解,北钢现有高炉11座,只有一座高炉超过500立方米,剩下10座全部在400立方米以下。目前,国家已明令要求在2011年底前淘汰400立方米以下的落后产能,而500~600立方米的高炉也属于国家限制发展的低水平产能。

“负债高,再加上技术装备落后,北钢只能选择重组。”一位北钢销售科人士感慨地说。

本钢不愿接手

不止一位本钢人士对本报表示,本钢不愿接手北钢,此次重组乃政府意愿。

一位本钢员工抱怨说,“这叫什么事嘛?我们自己的日子都紧巴巴的,再塞一个欠债的主儿。”

据了解,本钢管理层并不愿意在此时重组北钢。一位高层甚至无奈地表示,新挂牌的本钢集团“是一个怪胎”,看不到重组协同效应,甚至会阻碍本钢自身发展。

公开资料显示,本钢为辽宁省属企业,拥有A股上市公司——本钢板材股份有限公司()。本钢目前已形成1100万吨的钢铁产能,产品全部为板材,2009年营业收入为386亿元。

本钢不愿接手北钢的一大原因在于,重组之后,本钢不仅要承担北钢淘汰落后产能的重任,还要分担北钢的巨额债务。

另一个原因是,本钢尽管技术先进,还拥有矿山优势,但由于去年板材市场不景气,公司的经营不可避免地受到影响。2009年,本钢的排名还低于北钢四个名次,总营业收入仅列辽宁百强企业第十位。

尽管今年上半年盈利上涨,但钢铁业总体形势仍然不佳,本钢颇有危机感。

实际上,本钢、北钢位于同一地区。在钢铁业重组的大背景下,双方免不了“眉来眼去”。几年前,本钢就试图主动重组北钢,但也像建龙钢铁一样“知难而退”了。

重组方本身发展有困难,被重组方资产状况更差,甚至面临破产边缘,这种组合,被钢铁业内人士戏称为“病人背死人”。

钢铁业咨询机构——我的钢铁咨询总监徐向春表示,政府不时将一个病危的、弱势的企业,塞给一个稍微强势的企业。但往往重组成功的例子很少,最终结果反而是弱势企业拖垮了强势企业。

重庆钢铁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。

重庆钢铁集团规划部一位负责人曾对表示,2000年时,原重庆钢铁兼并了负债率高达145%的重庆特钢,至今仍受拖累。

辽宁省的算盘

但地方政府有自己的考虑。

6月8日,在北钢、本钢合并重组大会上,辽宁省政府认为,本钢和北钢产品结构既有相似之处,也有互补性,合并重组是优势互补,有利于做大做强。通过合并重组,将形成产能2000万吨、营业收入超千亿元的企业规模。

实际上,北钢被本钢重组后,企业所有权将发生变化。辽宁省政府将由北钢的直接人变成间接人,从而减轻了自身的担子。

此外,抵御央企和其他钢铁企业的跨地区收购,或在本钢被辽宁省以外的企业重组时提高筹码,是辽宁省打的另一个算盘。

众所周知,鞍钢将重组本钢。

尽管双方签署重组协议多年,且一直没有实质性进展,但鞍钢总经理张晓刚却依旧信心满满,“鞍钢重组本钢是早晚的事情”。

对于双方的重组,辽宁省政府对外也表露出支持的态度。

但一位接近鞍钢的人士告诉本报,辽宁省将北钢和本钢捆绑在一起后,“鞍钢高层很不乐意”,认为辽宁省这样做“很不对”。

当本报问张晓刚“鞍钢重组本钢后,北钢是否纳入鞍钢”时,张晓刚的态度变得模棱两可。

据上述人士分析,北钢虽然债务高,发展前景受阻,但不能破产,也不能让它死去,将北钢纳入本钢后,意味着鞍钢未来的重组很难摆脱这个包袱,这样,辽宁省政府既增加了谈判筹码,又将球踢给了鞍钢。

此外,北钢被本钢重组后,落后产能如何处置,是一个值得关注的问题。

业内人士担心,北钢的落后产能很可能被打着“等量置换”的旗号,转变成新的、更大的产能。

这种担心已经有变成现实的迹象。

随着新本钢的成立,北钢“上大压小”的计划立刻获批。辽宁省发改委公开宣布,北钢将新建两座2850立方米的高炉。同时,拆除现有450立方米以下全部高炉的项目获准开展前期工作。这些项目总投资24亿元,建设工期为两年。

游戏评测
资讯
手机导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