绵竹信息网
美食
当前位置:首页 > 美食

血火天衣 第047章 路见不平

发布时间:2019-10-13 00:24:27 编辑:笔名

血火天衣 第047章 路见不平

许多旅人是孤独的,踏在只有自己一个人知道的路上,步履蹒跚地走向同样只有自己知晓的目标。

许多旅人又是伟大的,因为他们在到达那个终点之前,始终不会停下脚步。

永国在烈国的南方,正确讲应当是西南方,从烈国去永国,大致有两种方式。

其一,走海路,与永国交恶的雷国一般采取这种方式,本来雷国就以海运见长,从雷国前往烈国南端的四大港口,然后再辗转前往永国。

永国与烈国也有着海上的商业交流,虽然永国国土狭小,但并不贫瘠,甚至可以说富庶,同时大量收购各种制造天衣的素材,使得海运繁荣昌盛。

其二,则是沿着旧帝国时期的大陆公路前往永国,大陆公路堪称旧帝国最大的遗产,称之为造福万民也毫不夸张。

大陆上最大的国家震国与永国有国境线相接,但是已经封锁多年,如果想从震国前往永国的话,也要通过烈国辗转。

比起海运,大陆公路的运输作用显得稍逊一筹,不过也养活了数百万人。

烈国和永国之间在不久之前缔结了一系列方便条约,比如天衣的输送,彼此的税率,以及学院建设等,这一切在仇无衣眼里只是天衣圣门渗透进烈国的标志而已。

不过烈国一旦被彻底吞并,恐怕接踵而至的就是全面战争,所以仇无衣觉得短时间内天衣圣门不会有更激烈的行动。

“小哥,不歇个脚吗?”

一个四十多岁的壮汉站在店门外用力转动烤叉,将上面的野味烧得香气四溢,一见仇无衣的旅人模样,立刻满脸堆笑地招呼道。

“也好,大哥,到国境线还有多远?”

仇无衣走到屋檐下,拍了拍披风之上的积雪,顺便望向灰蒙蒙的天,大雪已经下了整整三日,恐怕还要持续。

“小哥请,国境线像你这么走,还得走个七八天吧。”

壮汉伸开大手将店门拉开,登时一股混着煤烟的热气从中窜出。

“谢了。”

仇无衣迈步走进门中,这是边境附近的小镇,属于大陆公路的分支,背靠大山,并不怎么富裕,不过确是不错的狩猎场,不少佣兵来这里狩猎魔兽,顺便在国境附近卖给前往永国的商人。

环视四周,店里只有两个身子骨依然结实,但年龄已经偏大的老年猎人打点,附近的镇民也多数打猎为生。

“小哥要住店吗?过了这儿,少说要走上大半天才能看到村子,弄不好就要夜宿野外了。”

一个老人走上前来,在桌上的杯中斟满温热的红茶。

“老人家,请随便给我一份套餐就行,我还着急赶路,就不住店了。”

仇无衣笑着摸出金币放在桌角,端起了杯子。

眼看着老人远去,仇无衣打量着店中的情形。

像这种边境地区的酒店都是这样,一切都显得粗糙,但结实耐用,即使经历数十年也不会变化。

店内的客人意外地多,有三群身份不明的人围聚在自己的桌前,有的是商人打扮,有的是武者打扮,其中人数最多的群体当中还有身着天衣的。

在空无一人的小路上跋涉了三天,现在仇无衣看到这群人,不由得心中生起几分亲切。

“小哥请。”

很快,老人端着长条形的木盘走上前来,里面有滋滋作响的腊肠,血肠,大小两种肉排,以及用黄油煎过的土豆条,外加已经融化了的芝士,厚厚地覆盖在上面,虽然简单,却是边境本色。

仇无衣道了声谢,让老人将金币收走,随即动起了刀叉。

看到食物,很微妙地就会联想起范铃雨,身为一城之主的女儿,升入东方天武堂是一件了不得的大事,少不得要在元山城操办一番,然后风风光光地前往永国。

“是不是我跟着回去好一些……”

仇无衣玩弄着手中的叉子,自言自语道,范铃雨自然也邀请过他,但还是被拒绝了。

事到如今,仇无衣不认为自己对元山城还有心结,之所以拒绝,其实另有原因。

因为他很想看看烈国各地的风土人情,以自己的双脚走过,以自己的双眼见过,或许这是个可笑的理由吧。

“当啷。”

挂着一堆奇奇怪怪的骨头当做门铃的店门被拉开了,外面的冷风顿时迎着仇无衣的脸扑了过来,由于这个座位正对着门口,所以只要一抬头,就看得见进门的客人。

仇无衣对进来的人并不关心,因为这只是一个路人而已,一般情况下只要对自己无害,就没有关心的意义。

不过这一次,走进的人却让仇无衣破例多看了两眼。

雪白色的银发,淡褐色的肌肤,竟然是一个夜叉族人。

夜叉族的女性身材普遍娇小,有时候难以区分年龄,但走进来的这个女孩子很显然还是个未成年人,最多不过十三四岁的样子。

从她的一身装束足以看出夜叉族这个种族的强悍之处,积雪已经足以没过小腿,女孩依然只穿着简单粗糙的兽皮无袖上衣,露出健康而微有肌肉的手臂,紧紧绷在大腿根部的皮短裤根本无法御寒,连鞋子都没有,赤足踩在厚厚的雪上也不觉得寒冷。

用“可爱”之类的词来形容夜叉族人会被视作一种侮辱,甚至会导致决斗的发生,可这是一个不容争辩的事实。夜叉族就是这样,男性粗豪勇猛,女性虽然性格上长满尖刺,外貌却也娇媚可人,几乎没有形貌丑陋的。

而这个女孩子也很好地继承了血统,又长又卷的睫毛下一双大大的眼睛水汪汪的,小巧玲珑的鼻尖蒙着冬日特有的水气,微微泛红。

看来夜叉族也不是金刚不坏全无弱点呐……仇无衣忽然发现自己的目光始终停留在女孩的鼻尖上,这着实有些失礼,立刻低下了头,不再多看。

在那女孩子的手臂上挂着一个沉甸甸的篮子,想必是附近山里居住的部族来兜售物品,不是什么罕见的情况,所以仇无衣也没怎么多想。

“叔叔们!我把所有的全都拿来了!”

女孩好像十分高兴地跑向人数最多的那群人,一点都不畏惧这些孔武有力的汉子,她把手里的竹篮往旁边的木凳上一放,带着深深的期待,伸手掀开盖在上面的兽皮。

出于好奇,仇无衣也顺便看了一眼,发现篮子里是一些晒干了的蘑菇。

“嘿嘿嘿,很好,小妹妹,这里面都是你说的蘑菇么?”

其中一个鹰钩鼻子的武者站起了身,几乎比女孩子高出整整一倍,两只手臂不成比例的长,但看起来十分有力。

“是啊!都是晒了整整一个秋天的,连个虫眼都没有的。”

女孩颇有些自豪地拿出一个外表凹凸不平的蘑菇,土灰色的外表比砂纸还粗糙,生的奇丑。

仇无衣不由得多看了几眼,篮子里的干蘑菇名字叫大山王,既然敢称之为王,自然有特殊之处,据说是很多地方富豪贵族之间极其推崇的一种食材,地位和印象中的松露类似。

不过烈国的烹饪方法简单朴素,而且还有一个原因就是以火为国教,所以推崇的是食材与火焰直接接触的方式,不太流行大山王,价格也偏低,但只要拿到任何一个外国,它们就能换取同等重量的金块。

看到女孩拿出来的大山王,围坐在一起的武者们接二连三地嘿嘿笑了起来,因为只要越过国境,这一篮东西的价钱就能陡升。

仇无衣的眉毛微微抽动了一下,他知道这群武者显然是想压低价格了,因为那女孩子显然不知道它带来的东西值多少钱,实际上很多夜叉族还停留在以物易物的阶段,本来就不清楚金钱的价值。

“很好,很好,那你就把钱拿走吧。”

鹰钩鼻武者脸上浮现出一层比哭还难看的怪笑,从怀中摸出一个拳头大的皮袋丢在女孩脚下,随手抓过了篮子。

女孩并没有把这种行为当成侮辱,依然很高兴地弯下了腰把皮带捡了起来,当她将袋口的绳索打开的一瞬,满脸的期待顿时化作了愤怒。

“这是怎么回事!不是说好三百金币的吗!”

紧紧握着拳头的女孩大声怒斥道,一种世间万物全部破灭了的绝望感在她的眼中一闪而过,但这没有逃过仇无衣的观察。

“哈哈哈!夜叉族居然还会算数吗?当初我说的明明是三百银币呀!”

鹰钩鼻武者顿时仰天大笑起来,斜着眼轻蔑地盯着怒火中烧的女孩,根本没有把她的抗议当做一回事,银币其实里面不含银,价值只有金币的百分之一。

“你骗人!我不卖给你们了!”

眼眶中含着泪水的女孩猛地一伸手,想要抢回属于自己的东西,动作干净利落,速度与力量兼而有之,显然已经是有相当水准的武者。

“凭你?”

鹰钩鼻武者的速度却更快,向着女孩伸出的手臂轻轻一挡,右手戴着的手套上露出了两颗金色五角星。

“碰!”

夜叉族女孩抵挡不住对方的力量,一个踉跄向后面的桌子撞去,跌倒在地。

“小妹妹,你来这儿做生意,竟敢冲撞我们警备团的人?看来是该教育教育你了。”

狞笑不已的鹰钩鼻武者一挥手,围坐的武者们一同眼冒精光地站了起来,堵住了女孩的退路

“你们要做什么!”

女孩陷入了包围,惊恐地缩在桌角附近,一双双冒着火的眼睛在她的身上游来游去,几乎要将那一身简单的兽皮直接撕碎。

“这个嘛,老头儿!你这儿的房间我们征用了!”

鹰钩鼻武者一把抓住女孩的手臂扭到身后,其他的武者也一起喘着粗气把手伸出。

“够了吧。”

仇无衣冷冷的声音如同一盆冷水当头泼下,十几道满含杀气的目光一起指向了他。

宁夏治疗不孕不育医院
广东男科
南通哪家医院治牛皮癣
宁夏治疗妇科方法
广东男科医院